社会性死亡、睿智……这些词怎么就被“污名化”了

社会性死亡、睿智……这些词怎么就被“污名化”了

一、词语污名化背后的沟通困境

社会性死亡一词原本的含义是人离世后被遗忘,而后又被引申为在公众面前丢脸,尴尬到生不如死,和“公开处刑”一词语义相近。

在豆瓣、微博等各大社交媒体上,“社会性死亡”都算得上是一个高频词汇,豆瓣的社会性死亡小组入组人数已经达到了 23.6 万人,这还是严格限制人员进组的结果。

无论是豆瓣还是微博,不难发现大家在使用这些词语时,大多都是在分享自己或朋友的糗事,比起尴尬的情绪更多的是调侃与分享,其词语表意更接近一个中性词。

而最近社会性死亡一词高频出现时含义就和上面所说的截然相反了,在清华学姐乃至更久远的梁颖罗冠军事件中,社会性死亡都作为一个偏负面的词汇出现,词语含义变成了因为做了不好的事情,为家人、朋友、乃至社会所不容,导致无法在社会环境中生存。

从中性词走向负面乃至从褒义词走向贬义词,这样的案例并不少,十年前睿智是一个夸赞词,而今天大多会被认为是说反语,变相贬低人,最近被讨论颇多的打工人、同志也是一样。

公知一词更是被带上了引导舆论、态度不真诚、春秋笔法式评论的含义,和以往大为不同。

互联网作为传播渠道,在这期间其实是放大了词语的污名化。

今时不同往日,以往词语的含义变更大多会受到时间、地域空间的限制,传播范围和传播速度都要大打折扣,情绪过后能真正留存下来的词语并不多。

而如今在互联网的加持下,尤其是在转发、评论、点赞乃至智能算法等功能的加持下,今天发生的丑闻就是明天的热搜,影响人的速度和范围都被大大加强了。

刚刚所说到社会性死亡、睿智等词语含义的转变,背后大多有社交媒体作为传播渠道,放大讨论程度的影响,而且不少人正是通过互联网,首次了解到这次词语的负面含义。

问题也在这时出现了,无论是微博热搜还是知乎热榜等社交媒体,其在固定时间内影响的人还是有限的,退一步说同一时间上网了解到社会性死亡词意变更的人是有限的,虽然相比报纸时代要多了很多,但对比整体国人来说还是有限的。

这就造成了一个沟通困境,各位不妨想一下,当你和朋友聊天时提到了“社会性死亡”,本来是想分享一件生活中的糗事娱乐一下,而朋友却因为看到了热搜上的内容,误以为你做了什么不容于社会的事,赶忙结束话题离开。

这种事恐怕没多少人想遇到吧。

词语的污名化,在互联网的影响下,悄然造出了一道鸿沟,对于词语的不同认知,让交流沟通更为困难。

二、有人改词,有人冷思考

有人造词、改词,就一定有人科普或思考词语背后的含义,事物的多面性在词语污名化这件事上展漏无疑。

在豆瓣有着一个名为“村通网——网络黑话指南”的小组,从组规上看小组成立的意义颇具人文关怀,为不了解各种梗乃至小众社区黑话的人提供一个社区,互相交流科普。

村通网本身也是一个梗,意在调侃对互联网中的人和物认知较少的现象

这个创建于 2019 年 11 月的小组,到现在已经有了 13.5 万用户,看来不懂互联网流行梗的人不在少数啊。

在村通网小组中可以不用担心落伍,就比如对最近频繁出现的社会性死亡的多义性感到复杂时,大可在小组中发文询问,当然前提是成为了小组的一员。

在豆瓣小组的词语科普贴中同样也可以看到不少被污名化的案例,它们也在伤害着一部分人,NT 一词经过演化,已经变成了脑瘫的缩写代称,但这无疑是对脑瘫患者的伤害。

还有豆瓣用户提到 NT 原本在高达爱好者圈子中表意为新人类(new type),甚至有用户因用 NT 表达新人类含义时被举报,这又是典型的污名化词语后,产生的沟通困境。

某种程度上也是大众圈子对小众文化的压迫,当 NT 在大众含义上作为一个贬义词出现,在其他小众文化语境中这个词的处境就很尴尬了,只能为大众语境而让位。

当然,豆瓣小组仍然是有门槛的,不少小组都建立了入组审核,也是为了控制讨论环境。

除了小组,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了解新兴词汇的含义,避免沟通困难,像小鸡词典就是近年来互联网造词风潮后兴起的产品,其内包含了大量可以查询的梗含义解读、词汇含义解读。

因为梗多,也有人把小鸡词典当成新的互联网冲浪场,一逛就是一小时过去了

无论是近期被高频度讨论的早安打工人、爷青回还是更为久远的人类三大本质梗,都能查询到相应的内容。

像村通网、小鸡词典这样的科普之外,更为难得的是“热概念冷思考”这样的豆瓣小组,在热门词语、梗、新概念下保持冷静,进行多方面、更深一步的思考。

像前段时间热门的词打工人,就在组内成为了讨论热点,有用户提出早安打工人除了普通人对竞争环境恶化的自嘲、苦中作乐,是否也以娱乐化的方式消解了工作本身的价值、消解了通过工作实现的自我价值感。

也有用户表示打工人更多是情绪输出引起共鸣,以及所谓的消解工作价值的原因,恰恰就是现在竞争环境恶劣,太多个体的价值被打压、消耗。

看理想在讨论内卷误用时就提到了,内卷一词的大量误用,让它成为了“惨状描述”,而不是寻找问题成因,思考答案的可能性。

这正是热词、梗大量传播中所缺少的,被污名化的词语仅仅只是情绪的出口,它所包含的意义、对问题的思考反而成为不重要的内容。

三、词语含义变更是自然规律,但污名化仍然值得警惕

造词或者词意改变其实是语言的自然发展规律,OK 一词就是一个经典案例,它源于美国《波士顿晨邮报》编辑的尝试,把“all correct”写成了“oll korrect”,再取其两字缩写为“OK”。

如今 OK 作为一个英文缩写词不仅仅在英文国家获得了大量应用,就连以汉语为主的我们,对于 OK 一词也极为熟悉,这证明了语言和文字都会随着社会的迁徙、人群流动、以及文化的更迭而改变。

而 u1s1、人艰不拆、社会性死亡等缩写式词语的流行,其实刚好符合我们所处的环境——信息过载、追求高效率,它们大多通过更少的文字以更为准确、形象的方式传达了所处环境与个人情绪等等。

而互联网加快信息传输的同时,也极大地丰富了信息量,作为接收者筛选信息就成了环境对每个人的要求,效率更高、表意更精准的词汇自然更受欢迎。

其中也有圈子式的亚文化迅速发展的原因,粉丝饭圈、电竞圈作为近年来最为火热的亚文化圈子,基本上都已经形成了专属的黑话词汇乃至语言体系,圈子外人基本上不太懂相关词语含义。

黑话词语就成了圈子最低的门槛,它们大多根据圈子内的特别内容、共同兴趣转化而来,像是闪现、插眼、对线等出圈词语,其实都来自电竞游戏《英雄联盟》的游戏机制或技能名。

这种造词改意的词语就像是圈子的投名状,语言作为最容易被人感知的内容,直接、清晰的证明同一圈子内的身份,相同圈子内所输出的词语大家都能听得懂,自然也就能聊到一块去。

当然,便捷的互联网社区也加速了圈子文化的形成,以往要找到一个志同道合、有着共同兴趣的朋友并不容易,但现在微博、知乎这样的社交媒体大多都提供了话题、专题内容等功能,相同爱好的人得以在相同内容下相聚,进而社交。

无论是圈子化还是词语根据环境的发展,负面词汇总是会出现,原因同样也是它们能以更精简、更直观的方式输出情绪,奋斗逼、社会性死亡等大多都是这样出现的。

但仍然需要警惕的是词语的污名化,新造词或改词最多也只是让人不明其意,而污名化则更容易引发误会乃至争吵,本来是想用睿智夸人聪明,结果别人以为你在讽刺他。

更让人无奈的是,词语什么时候被污名化、影响范围极难统计,你知道的朋友不一定知道,双方对于词语认知的差异大小往往和接收信息的渠道有关。

语言发展自有其规律,针对污名化、带有侮辱性的词语,我们仍然建议少用、不用。

- 广而告之 -
BitTheme

本文作者:BitTheme

原来那天的月光,轻轻的印在你的脸庞,和我的心上。最后都变成我的忧伤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深色 浅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