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爽代孕弃养的行为,原来早有蛛丝马迹

郑爽代孕弃养的行为,原来早有蛛丝马迹

在过去这些年,郑爽为何拥有这么多忠诚的粉丝,一直是他人心中难解之谜。但这一次,即便是这群最难理解的粉丝,也在微博上纷纷发了脱粉宣言。

当我们在郑爽对面坐下来的时候,这个“流量问题少女”并不像传说中那么“问题”。她看着我们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你们很好玩,明明每家都问一样的问题,却不肯在一起采访,非要每家分开采。”

两个小时前,我们曾经担心这个采访无法完成——她临时决定把之前定下来的三家媒体分开专访改成一起采访。好在,在遭到所有记者一致反对之后,她没有坚持己见,但打算缩短每家的采访时间,每家媒体只有20分钟。好在,当采访真正开始的时候,她还是给足每家媒体原本约定的时长。

显然,那天她心情很好。下午,她去了上海书展,给新书《郑爽的书》做了签售,见到了几千名粉丝。她全程站着,用了两个多小时,签售了几千本书。因为活动现场人数太多,直接导致书展当天其他作者,比如周国平的签售活动取消——这再次激发了人们对于“流量时代”的不满,一场“跨圈”网络掐架因此一触即发。

一、一副好牌

这是一个典型的偶像与粉丝的见面环节。为了这次签售,他们提前好几个小时赶过来,在8月烈日炎炎的上海户外排队,还不忘以“高素质的粉丝”进行自我要求,特意准备了袋子收好垃圾。

活动开始,偶像才刚刚在后台露了一小脸,粉丝就已经沸腾了。“郑爽生日快乐”,他们按照之前排练过的一遍遍喊了起来。又等了一会儿,郑爽才正式出现。她穿了一件非常宽松的黑白撞色T恤,黑色的短裤。台上的郑爽表示,刚在家洗了个澡就过来了,在这样一个与粉丝见面的时刻,不想化妆,只想以真实来面对大家。

这番说辞再次让粉丝兴奋了起来,台下欢呼成了一片。

郑爽的两个闺蜜还有父母都上台参加了这次签售。郑爽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来介绍两位闺蜜。闺蜜上台后解释,那是因为郑爽害羞,不好意思一个人面对粉丝——“害羞”也是郑爽打动粉丝的一个点,当她频繁地露出摸头发吐舌头等小表情的时候,她的粉丝又一致地喊了起来:“郑爽,别害羞啦!”

之后,我们在晚上的采访里问她,“第一次在现场,感受到被这么多粉丝热爱,是什么时候?”

“在拍《流星雨》的时候吧。”这个被认为容易害羞的偶像,给了一个让我们有点意外的答案,“我想说,对啊,我就是过来吃这碗饭的,所以才会出来拍戏,就是并不慌张。”

“那个时候就不慌张吗?”

“对的,现在也都没有很慌张。”

这个18岁就成名的女孩,顺利搭上了流量时代的班车,被说成握着“一副好牌”的人。曾经有人感慨:“郑爽全身都是流量,头发可以出一条新闻,脸可以出一条新闻,胳膊可以出一条,腿还可以出一条。”而当她开始活跃于微博和自建App之后,她的新闻量变得更大,只是这些新闻绝大多数并非出自于表扬。一时间,尚不能准确定义郑爽的网友和媒体,用了“放飞自我”这个词。

二、东北式群居家庭

应该不必从头说起——关于她的家庭,她的出身,她的第一部戏,她的第一次恋情……这几年,每一次郑爽有新闻发生,自媒体都会再次普及一次她的人生。流量明星的时代,受众与明星的关系,该确立的,早已经确立。

父母在郑爽的故事里频频出场——父亲郑成华接拍过三部电视剧,和郑爽一起参加过《旋风孝子》的节目,拥有自己的微博,接受媒体采访多次引发争议,在微博里进行收费问答……而母亲则有一段视频截图,出现在几乎所有郑爽性格分析的报道里。那段截图里她回答“为什么让童年的郑爽上这么多兴趣班”这个问题时说,“可能是实现我的一个理想吧,从事演艺这方面的” 。这几乎成了郑爽性格分析的由头——因为母亲的高控制欲,所以她变成了现在的性格。

我们见到了郑爽的父母——他们陪她参加图书签售,还陪着她完成了之后的三个采访。她的父母打扮得很“星爸星妈”,母亲穿一套绿色连体裤,父亲穿黑T恤花裤子,戴着克罗心的项链。

“不是我买的。我爸妈本来就比较爱臭美的那种人。”郑爽开心地拿父母打趣。

她滔滔不绝:“我跟我妈的审美也不太一样,我比较喜欢那种低调的颜色。我不喜欢颜色多或者是花纹多。我妈她就比较喜欢那种D&G感觉的东西,她很喜欢那种公主感觉。”

“我爸比我妈打扮得还时髦,我爸天天还要敷面膜。我爸天天跟我妈边敷面膜边吵架,两个人探讨谁做饭,我爸生气了,不爱做了,最后给他气得把面膜一撕……那个梗让我妈说起来很好玩,最后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?”

她转向妈妈,“我爸是怎么撕的面膜来着,你学一下,我妈学得可逗了。”郑爽妈妈顺从地开始模仿——一把把面膜从脸上撕下,愤愤然地掷到地上。

在整个采访里,郑爽母亲打断过我们一次。郑爽回忆在电影学院读书期间,系主任时常敲打学生们,“你们90后太自私了,因为你们有太多退路了,你们在电影学院学不好,你们可以选择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。”郑爽嘀咕,“哇塞,老师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心里是这样子想的……”这时,她的母亲提出来,“这个不要写”。

显而易见,郑爽处在这个家庭的核心位置上。如今她的父母随着她迁居了上海——她也曾试图与北京培养感情,以两天换一间酒店的方式,把北京“从一环住到了六环”,但还是失败了。母亲陪着她折腾,“我妈都烦死我了,我真的是属于每个酒店都会住两天,然后就走的,我妈本来是特别折腾不起的人。(但这种事)找别人陪又找不到。我说你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。”

作为东北人,一家人的概念有时候比三口之家要大——早前,拍《夏至未至》拍摄期间,因为姥姥生病,郑爽把姥姥从东北接到了上海治疗,随后,她又在剧组附近找了一套家庭公寓。她在《郑爽的书》里写到,“瞒着姥姥把兄弟姐妹还有姨妈舅舅们都接过来团聚,姥姥这才喜笑颜开地说心里踏实了。”如今她在上海买了房子,“姥姥给每个人都分好了房间,姨妈和姐姐们偶尔也会住过来”。

三、一定要把自己的感觉当回事

我们问郑爽,“为什么你签售的时候要素颜呢?为什么对‘真’这件事要求这么高?”

她的回答是,“因为你的感情很珍贵,很多时候大家习惯了不把自己的感情当回事情,我也受了这样的影响。后来我会觉得这是一个真理,大家一定要把自己的感觉当回事,别人才会尊重你。但是往往这个社会上没有人告诉我们,自己很重要,自己的感受很重要。别人都在说:‘你重要什么,工作最重要。你再怎么怎么样,你还混什么呀混?’大家把自己踩到脚底下,每个人都在这样做,就是变得自己感觉好像什么都不是很好,但又说不出来的感受。”

她拒绝成为一个“专业化”的明星——她对自我的要求里,不包含“专业化”这件事。早年,郑爽拒绝与张瀚之外的男演员拍吻戏,后来,她开掉了自己的工作团队,以无遮无掩的个人身份处理工作事务,在粉丝面前大段大段抒发情绪。

郑爽认为自己的核心魅力在于勇气。“勇敢的人并不多,有可能我是其中一个。很多时候不是说这些感受你没有,而是你没有勇气去承认而已。大家喜欢我,不是因为我很多的东西,而是因为我很勇敢地去把它说出来,或者是去把它用自己能拥有的一切去表现出来。”

而她想要得到的,也远远超过其他流量明星需要从粉丝那里获得的——她需要粉丝回报给她所认同的爱,而不仅仅是流量。她希望把自己的粉丝从微博等公众平台带走,带到自己开发的App“雪糕”上,这样他们就可以共处在一个没有外来者的,只有纯粹的爱的乐园里。

然而她的粉丝表示:“你别傻了,我们离开了公众平台,公众平台就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流量了,所以我们必须在。”所以,她的粉丝需要一边在“雪糕群”里和偶像维持“爱的互动”,一边又要在公众平台上,继续履行“爱的付出”——也就是,既要满足她的情感需求,又要继续做 “流量粉”。

四、是我种下的恶果么

被卡波特形容为“飘忽不定到了病态地步”的梦露,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:“我自私,缺乏耐心,没有安全感,我经常犯错,甚至野性难驯服,但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最差的一面,那么你也不配拥有我最好的一面。”——或许,郑爽也有类似感受。

郑爽一如既往地,不忌讳爱情这个话题。在书里,她反复剖析自己爱情得失:

“是我种下的恶果吗?是我不自觉地让一段感情变得沉重,让你想要放弃我吗?”

“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最爱,他们更在乎自己的事业、社会地位、名誉,爱情大概是排在很后面的东西吧。”

她也自我怀疑,“是不是爱情这场电影,我演得太投入,把自己都感动了——大概在我的世界里,只能在生活中演自己。”

这种在爱情上的诘问,或许从未离开过她片刻——哪怕她前一刻刚刚表示,“爱情这一趴也算是体验过了,可以玩别的了”,然而冷不丁地,她又突兀地将话题转向了爱情。

那本是一个关于偶像与粉丝关系的提问,然而她的回答却像是在说爱情:“我觉得女生很容易被感动,这个时候先被感动的话,就真的是会努力做到每一个地方。因为在我不好的时候,你相信了我,就会让我感动一辈子,我会一直就那么去做。因为女生都比较傻呀。真的,骗女生很容易的,骗骗女生不好吗?你就相信我一次不好吗?就算骗我说,你相信我,我就会真的做得很好的。”

她的语速越来越快,几近倾泻。

- 广而告之 -
藤原拓海

本文作者:藤原拓海

爱情总是这样,我们带着遗憾和伤痛一路走过,但是当隔着久远的时光再去回望时,却还能会心一笑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深色 浅色